月光溶解

我们还会再次相逢
就如命中注定那般

=游洛/澍青


学业关系不能经常上线,会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偶尔也画画拍谷


es 世界中心狮心组,兔p,kn/2w/vkp,墙头很多,靠狮心就能活,理解交流强烈欢迎


国创 魔卡仙踪/快乐星猫/小绿和小蓝/……

王者荣耀 邦良/李白

逆转裁判


【狮心组】断月(上)

浪人×蛇

23レオ×17泉



刀背一折,捞住天上白惨惨的月亮。

来不及思考!濑名泉急急地刚一拧身,刀锋已掣着被割裂的狂风狠狠斩下,好险削去他耳边半截流苏,离脖颈就差一寸。他甚至觉着那刀带起来的风也是能伤人的,左边锁骨处似乎烫得能渗出血来。


他以脚跟抵着滑滑凉凉的青石板,只顾把脸埋在兜帽下边大口喘粗气。那使刀的青年见出招落空,倒也不恼,只是不紧不慢地收势。雨后的森林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植物异香。他一脚踩进淤水烂泥里,又毫不在意地从容拔出,一步、两步,像走向濒死的猎物一般慢慢逼近濑名泉。

濑名泉心下并未生出恐惧,只觉得晃眼……那人飞扬在半空的发丝是火一般燃烧的橘色。

……啊啊他果然不算真正的妖怪。妖者见光就会颤抖,连目睹火焰都会害怕。他不是不能接近,是不被允许。——即使他接受了,隐去面容藏进深山,却还是一而再再而三被打着斩妖除魔旗号的好事之徒揪出来……清净要不得了,现今连活着的资格都要被夺去?


他愤愤然,可放眼这广阔世界竟无人可与倾诉。只能默默将不平事吞回肚底,连「曾经」为人的过往都闭口不言……

直至今日。


“差不多该到此为止了吧?哇哈哈,反正我是无所谓!再缠斗下去结果也是一样,还不如赶紧将性命交给我啊~放你活得太长了吧,趁现在我还有兴趣跟小妖怪玩一玩,不会叫你走得太痛苦♪”


年轻的武士笑得张扬而狂妄,他稍稍侧身,单手扶着刀柄,似乎只是一时兴起地跟面前的猎物搭话。可敏感贯了的濑名泉却紧紧拧着眉,他从那漫不经心的动作中捕捉到了或许连那人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凌厉的杀气:“……被喋喋不休的家伙威胁了还真是超~不爽。擅自称呼别人为妖怪也太失礼了吧、你。还是说,所谓正统的人类都这么无可救药?”


年轻武士狭长的翠绿眉眼锐利地向上一挑,“这样啊……”他口中轻轻念叨着,手腕硬生生朝侧扳去——濑名泉瞳孔一缩,还未看清楚那人的动作,那道冷厉的刀风已席卷至了眼前。


“自命不凡的家伙!就再陪你玩玩——给你个机会,报上姓名!”

“……突然搞什么啊、谁要告诉你!”


躲不过……太快了!木屐在青石板上混着水声呲溜一滑,狠狠刹于一处开裂的缝隙——卡住、以此为轴,身形顺势扭转过一个诡异的角度,归功于蛇的身体特性,真不知是感到庆幸还是恼火。逃不掉,濑名泉只来得及动一动心念,一小簇蓝色的火苗倏地于手掌燃起。他几乎是瞬间捏起它,顺着那逼近自己脖颈的刀刃轻轻一吹——


火舌霎时舔上那刀锋,刀身被荧荧的蓝色火光整个包裹住。

青年不由得怔了一下,随即他敛去笑容,冷了神色,上挑的眼角摄人心魄地一颤。

这人笑与不笑的差别竟然如此之大。濑名泉不敢妄动,这火虽认主,能封冻住那振刀的杀气不至于伤到自己,可谁知这他还有什么出乎他料想的武器……那不要命的打法实在令人分心。

就好像他出的每一招,就像是人生中最后一次挥刀一般。


“鬼火……果然是妖怪,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啊?”

“…都说不是了,随便你怎么认为吧。”

“嗯。只是——”


那人话音未落,濑名泉只觉头顶一轻——趁他思索对策疏忽之时,那人已上前一步,将他遮蔽面容的兜帽整顶挑开。

紧缚的红绳被齐刷刷地割断,兜帽从肩头无力地滑下、摔落在他脚边。


………完了。




……

曾几何时他也是个普通的孩子,一次在深山中摘草采药不慎迷了路,惶恐的脚步声惊动了出洞的蛇怪……满身酸痛地醒来时,发现自己左侧锁骨处已爬上几片亮晶晶的蛇鳞。在月光掩映下,他从河水的倒影中望见自己的模样——……





……

兜帽徐徐落下。他望见他。

银灰色月光般的发丝,蓝得纯粹、摄人心魄的眼——湛蓝色,圆圆的瞳孔,人类的眼睛。眼下一双仿佛被拉长的三角胎记,安分地伏在脸颊上,更显得异于常人、却并非妖异。脸廓的弧度柔和圆润,掩不住的青涩。

那是一张人类少年的的脸。


视线相交仅短短一瞬,濑名泉不乏气恼地移开目光,退后两步去捡那已毫无用处的兜帽……已经没用了。在人前暴露了容貌,就算今天被放过一马,曾经在人间见过他的人肯定也会很快找过来……若是被窥见了这幅人不人妖不妖的样子,那比真正的性命之忧还可怕得多。

倒还不如,就在这里……


“月永レオ、我的名字。”

那可怕的思路被拦腰截断,他一惊。只听一声清脆的收刀入鞘声,年轻的武士蓦地开口了。那双漂亮的翠绿色眼眸中冷淡已经消失不见,正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这样就持平了吧!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两人已拉近了距离,且没有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干扰,他这才注意到月永レオ说话的腔调——极具韵律和节奏感,加上本来嗓音也清澈好听,像是唱歌一般。感受不到敌意。他满脑郁愤一下子乱了,便鬼使神差地开口回答:“……濑名泉。”


“嗯~嗯,名字也这么好听!你来这里多少年了?每次都是怎么逃脱的?为什么非得躲在这儿忍受流言蜚语不可?”刀握不握在手里,简直决定了月永レオ是哪个月永レオ。濑名泉看着面前正两眼发光地打量自己的家伙,不知为何想到了山下那些第一次看到章鱼烧长什么样的小孩子……他竟觉得有些好笑,时刻紧绷的身姿也不禁放松了下来,“喂、你说话太快了……别连珠炮似的一下子蹦出这么多问题——”


月永レオ只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他注视着濑名泉的眼睛,“原来如此、从一开始就听信了传闻,擅自认定你是蛇妖的我才是最无药可救的大笨蛋啊!对不起セナ,我不会祈求你的原谅——暂时还没学会!”他顿了顿,不给濑名泉开口的机会,“我知道セナ在想什么。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只有人类的眼睛才具有动人的神魄……嗯。セナ明明是个很漂亮的人类啊~。”


濑名泉不由得一怔。自打他成为了感染者躲进这里,就再也没听到同类称赞过了……容貌之类的。虽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次是他第一次被迫将面容展示给人。

把我当成同类的笨蛋,这还是第一个。濑名泉这样想着,只听月永レオ继续喃喃自语道:“……比许多所谓正统的人类还要漂亮得多。”


啊、对了。「月永」……

他原想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可惜面前的笨蛋实在聒噪,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正想头痛地打断这人的热情演讲,月永レオ却突然上前一步,一脸掩盖不住的兴奋表情:


“——跟我一起逃亡吧,セナ!”

“…………

…哈?”


扭曲的云雾终于褪去了,黑色的山丘逆着柔亮的光辉。


月断之夜。




————————

总之是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填完的坑!特别鸣谢提供脑洞以及刺激我想台词的亲友(靠)感染者泉泉,幼时被蛇怪感染,身体具有蛇的特性,至于为什么会变小火苗还要等以后www还有现在还不能透露是什么背景的武士雷雷,bug很多,但写得很开心,总之感谢观看!鞠躬


【泉レオ】小破车零件

瞎想产物,超短小,也很我流
(也不知道会不会查)(没太露骨就当不会吧


与热情过头的月永レオ不同,濑名泉主动给予恋人的吻是极致温柔而不容置疑的,那是独属于他的霸道和控制欲,缠绵得令人无法自拔。做到动情时他或许还会保持些许可恶的清醒,月永レオ有些失神,连神经末梢都淹没在快感之中,正想要从濑名泉的节奏中拔出半截理智想要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于是他发觉湿热而暧昧的吐息喷洒在自己耳边,听见恋人正低声叫着自己的名字:“嘘。这个时候要是敢提半句灵感和妄想、れおくん,我可不会饶了你——嗯,这才像话~。就好好注视着我。

现在れおくん的眼睛里,只许倒映我一个。”

月永レオ哪受得了濑名泉对自己这亲密过分的称呼和直接袒露的心情,眼睛里不自觉地浮起水汽,许多不知名的情绪翻涌着要飘上来——他一把搂住濑名泉的脖颈,恶狠狠地用支离破碎的语言予以回击:“——贪心!但应对这样狂妄的セナ实在也没办法……今天的杰作,就只叫セナ一个人知晓~♪”

说着就以一个湿漉漉的吻作为对恋人难得坦率的回应,果不其然被卷入了更深更认真的攻势……他头晕目眩地想,大概,如今的这个人就算是我的杰作吧。

Silent Oath

做个人向Knights歌曲点评的时候随便写的歌词捏造()随便看看就好,我瞎想的,不要当真




仿佛永恒平静着的湖水,你的沉默到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百合花瓣被卷入水中,再过一百年一千年它还是被定格在那残酷的月光之下,与无法解除的咒语一样,始终如一。

你……会救我吗?就连这样的我,也可以被允许一心倾慕于你吗?我的剑是月光封冻了一千年的寒霜,我的誓言与湖水与那城堡与永远静默的森林同在,除要将你永远守护的信念之外,我已空无一物,我已空无一物……暗无天日,我无法抵抗孤独,它也不曾动摇我分毫。啊啊……只有你,只有你——在这纷乱不停的世间,请停下脚步吧,让我带你去那宁静之处。我的沉默,我奉上一生的相伴,是我唯一能给予你的无声的誓言。

你与清澈无暇永远相配,而我的心扉却如水中月般紧锢——那既是誓言也是咒语,我已被扼住声音,除徒然地挥剑之外再为你做不了什么。……离开我吧。趁天黑前,趁月光未溶解我的身形,我还可以纵身没入那片仿佛永远如一的静默之中…——忘却那不会绽放的花的姓名吧。你眼中曾照亮我的光芒,我会永远铭记。

有朝一日若是你得到了幸福,那便也是我的幸福。

セナ变成小鸟了,摆摆好拍照留念

赶上了……没什么质量,总之还是狮心日快乐!
(但后面其实都是单人,最后一p性转

突然想到了追忆四里狮心互相说对方是「月亮」。……想了想也很对,レオ的感觉就像满月,气势磅礴,散播的是不由分说的浪漫滚烫的光,登场的瞬间整片天空的云雾星星都作陪衬,连夜色都跟着明朗几分;泉就是弦月了,弧度瘦削而锋利,远远眺望他的时候会觉得周围温度都冷淡下来……但他的光却是清凉柔和的,总是被云雾遮着掩着,还是拥有让夜色都朦胧的力量。他们都是月亮。满月与缺月本就是一体的,也就像他们三专卡名的「朝空」与「夕阳」,……本就是分离不开的彼此的另一半灵魂

【狮心组】雨中

二年级时期

泉第一人称注意



…为什么我非得忍受这种处境不可?雨水把头发都弄的黏黏的,雨声很大,什么都听不清。还有个竟然对这一切感到快乐非凡的笨蛋莫名其妙地在雨里蹦来蹦去,他精神抖擞地放声大笑,嘴里还喊着我的名字——

“セナ,享受这雨声!”

“……别说傻话了!跑起来,れおくん!”

不要一边发疯一边宣扬chess所属的某某号人在这里啊?我只好将校服外套披在头顶,还要拽着那麻烦的家伙一路狂奔。完全忍不了。这个时候我不是应该舒舒服服地坐在家里享受晚饭才对吗?为什么非得陪不省心的笨蛋在大雨里折腾……算了。

…一开始坚持多留一会儿练习的是我啊。再说,看着不省心的笨蛋淋雨,我也做不到。

虽然是笨蛋,好歹我只有他一个。

“哇哈哈哈哈哈☆意外的雨催发了新的灵感~绝对不能放过啊——セナ,慢一点!脚步声把雨声全都盖住了!”后面的家伙还在不知所云地说着任性的话……竟然乐意挨浇,是小孩子吗?!我愤愤甩给他一句“要是因此得上感冒,这一夏天的雨你都休想好好欣赏”……非常有效,这才稍微消停了下来。

我们狼狈地冲进了路旁的屋檐下。占据了公共长椅,待遇还不算糟。但雨势实在是太大,只能期待着天黑之前能有所减弱。

——幸好刚刚有好好保护书包,笔记本之类的还能写上字。我自觉地(对于自己竟然形成了自觉其实我觉得很火大)抽出纸笔递给他。他连湿漉漉的外套和头发都不管不顾,直接趴在长椅上哼着调子自顾自写了起来。…包里还有今天练习时落下的毛巾。我三下五除二打理好自己的头发,好说歹说叫他把外套脱下,然后将他的脑袋整个裹起来。

“啊——啊,想不出来~…”他突然从一团毛巾里抬起头,“这种事果然还是交给セナ靠谱,为这首新曲命名吧?”

“就算你这么说……很遗憾,我现在满脑子只有盼望雨停下来的想法~—— 完全没有多余的脑细胞分给音乐。”

出乎意料。他毫无征兆地咧开嘴笑了,脸上说不清到底混着的是雨水还是汗水。到底有没有身为偶像要时刻注意形象的自觉啊,我不得不出手帮他抹了一把。

“说的对,就命名为《我和セナ在下雨天》!”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可能整个被错意了吧。我没接茬,他于是跟小兽似的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

“现在可以了——セナ,享受这雨声!”


“……”

我揉着他橘色的脑袋坐下来,随口应着好好好。…话说,这是什么抑扬顿挫的腔调啊?把提议说得好像国王发号施令到底是怎么回事,明白过来了就尽快给我好好反省。下完这句命令他便再次安静下来开始创作了,以那种谁跟他搭话都对不上电波的状态。……实在是百无聊赖,我只好抬头去看面前的雨。

雨落在距我们咫尺之遥的马路上。头一次近距离地观察水纹起起伏伏,还真是有点新奇……非要说的话,像一小片海水在涌动不停。这时身边的笨蛋又哼起了那首不幸被糟糕品味命名的新作,他干净利落地打出五线谱,流畅而自然地写下一串串令人眼花缭乱的音符,好像那旋律是直接从他头脑中具象化出来的一般。我帮忙打理他头发时颇心浮气躁,他脑后皮筋松动,将干未干的橘色发丝徐徐披落下来,濡湿了一小片圆滚滚的音符……

…啊。

似乎是长长了不少。


雨还没有停。

……在心底竟然生出了些许愉悦之情的我,看来才是真的发疯了吧。

陈是在一个晴朗的夏日产生寻死的想法的。她为这个突兀的念头大吃一惊,并因此主动离开了优越的环境和安稳的生活。经过不懈的努力,在自我怀疑和理不清的矛盾中徘徊了整整一个秋天,终于结束了这场莫名其妙的寻死……陈很开心。本来想死得痛快一点,一下就完事,刀太钝了……她之后为之后悔了好久,不过都无关紧要了。


作为人类,陈最后一眼所见的景象,是仅仅半年就花白了的发丝,留得很长很长,和纷纷扬扬的雪花裹在一起。夜空黑漆漆的。对不起。她想,她不小心忘记它了。


贺六

去年写的,看过电影的一时兴起

致敬鲁迅先生原作《祝福》。




恶病缠身这半年来,日夜辗转,日夜难眠。长久地缄默不言,生怕撼动心神的那一念,倏息之间走马灯一般清晰地在疲惫的双眼前晃了又晃,令酸楚翻涌、五感晕眩。


要是我走了,你们娘俩……该怎么过?


万千哀伤齐齐躁动,一时情绪汹涌,决堤而出。……要我俯首要我拼命,要剥这徒有四壁的家三尺墙皮,——还不算、还不算!还要将这最后的容身之所一同收去,


……怎么能过!


她的手覆上来,温热、干燥,布着斑驳皱裂的茧。与那道饱含深情的目光相遇时,香灰、粗馍、房、阿毛……众众场景一齐涌上来,又是堵得喉头一阵哽咽。只得拼着毕生气力,将红布香灰一齐抛却,勉强咽下满喉酸楚,把最后的担忧叹成了一声低低的呓语。


“…我放不下……”


她的神情柔和下来,由肃穆融化成一瞬悲哀。邻居的呼声蓦地响了起来,狂风叫,顶撞过门窗声调陡然拔高,活像兽的尖啸。她迟疑了。我于是强撑着倚坐起身,听她长声唤:“阿毛——”没有应。“阿毛——”又是狂风,撩得窗骨吱呀呀地响。她坐不住,我拦不住,便只见她的背影夺门而出。


啊……不是已经开春了么!跌跌撞撞摸下了地,头脑欲裂,这一小段路途硬是走了个东倒西歪。好似是自个儿的五脏六腑给那狼搅了一般,肝胆寸断地痛。本能地向前寻去,狠狠捞过了猎枪。还剩最后一眼清明,便是死命扒着门缝朝外探出身去。还未睁眼看见昔日所见的苍白的天空,神识一沉,只觉被枪的重量拖曳着拉扯着——又是一阵野风燎进来,四肢一轻,轰然坠了下去。


……


枪身灼热,烫得我周身冰凉,视线朦胧。


我听见一支唢呐正呜呜咽咽地哭泣。


“……你们娘俩怎么能过……”


我听见拖着长音的“夫妻对拜”的回响。


连她的背影都望不见了,怎敢许诺他俩能好好过。

怎么活。


阿毛娘,这辈子我欠你的。你这一生太苦,被我困在这不见天日的野墺。今后你该怎么走,要是送走了我俩,还怎样给这世道折磨……


我还不清。阿毛还没寻见、“恶狼”还没杀绝、我还不清……


…你该怎么——!


………


……


-


怎么,新娘子……是这样来的?


喧天锣鼓戛然灭了,唢呐一停,霎时鸦雀无声。我从人潮中拥挤而过,立于那姑娘面前,一时木然了。


轿帘一掀,又落下。


一双黑亮如水的眸子望着我。